海洋保護區下的海龜保育

文/陳文德

《生物多樣性公約》在2004 年給了海洋保護區一個定義如下:

於海洋或緊鄰海洋環境區域內,包含其上覆水域及植物、動物、歷史和文化特色,以法律或其他有效方法(含習俗),使該區域之海洋或沿岸之生物多樣性相對於周圍環境有較佳的保護

海龜島
到海龜上岸產卵的地方看看,是我一直想做的一件事。這次,我選擇了座落在婆羅洲北面蘇祿海(Sulu Sea)的海龜島公園(Turtle Island Park),因為這裡終年都有海龜上岸,成了我一償宿願的地方。
嚴格來說,海龜島公園只是海龜群島遺產保護區(The Turtle Islands Heritage Protected Area) 的一部分,這保護區內的10 個島嶼(圖1),其中三個屬於馬來西亞,也就是所謂的海龜島公園,七個屬於菲律賓,是世界上第一個跨國界的保護區,也是全球海龜的第十大巢區。

Selingan、Bakungan Kechil 和Gulisan 屬馬來西亞;Sibaung、Boan、Langan、Lihiman、Great Bakkungan、Taganak 和Baguan 屬菲律賓圖1  Selingan、Bakungan Kechil 和Gulisan 屬馬來西亞;Sibaung、Boan、Langan、Lihiman、Great Bakkungan、Taganak 和Baguan 屬菲律賓。(圖片來源:http://www.ioseaturtles.org/images/Jan2006Profile/WWF_Turtle_Islands.pdf

不過,後來Libaran 島也被劃入到海龜島公園範圍內,而這裡正是我拜訪的地方。大約在中午時分,我搭乘快艇來到島上,因為晚上才是重頭戲,我在用餐後獨自在島上逛了起來。沙灘近樹林處有幾個過去幾天海龜上岸產卵時挖的洞穴,海邊還有海龜蛋的孵育場(圖2)。這些海龜蛋是常駐島上的看守人員,在海龜下蛋離開後移到孵育場的。孵育場內隨時都有一些事先挖好,約60 ~ 70 公分深的洞穴(圖3),等著海龜蛋被移過來。而綠色圓形圍網的設計,是避免孵出的小海龜亂跑,影響數據上的統計。至於,圍網前的木板則寫著哪種海龜蛋、有多少數量及被收集的日期等相關資料。

圖Libaran島的海龜孵育場一角。圖2 Libaran島的海龜孵育場一角。

預備好的海龜蛋孵育巢穴。圖3 預備好的海龜蛋孵育巢穴。

海龜島公園成立於1977 年,目的在保護綠蠵龜和玳瑁,牆上的白板記錄著今年以來這二種海龜在島上出現的各種資訊(圖4),有上岸海龜挖巢穴的數量、產卵的數量、卵被移到孵育場的數量、卵在巢穴和孵育場的數量、順利孵出小海龜的數量和尚未孵化的數量。這些基礎資料的建立有助於這個海洋保護區內海龜保育工作的進行。

白板上記錄著各種關於海龜保育的數據。圖4 白板上記錄著各種關於海龜保育的數據。

當夜晚降臨,一些率先爬出沙地的小綠蠵龜,被放在塑膠桶內等著野放(圖5),我盛逢其會,小綠蠵龜在我手上扭來扭去時,我感受到牠強烈回到大海意念,當牠愈游愈遠時(圖6),我送上了滿滿的祝福。

塑膠桶內充滿活力的小海龜。圖5 塑膠桶內充滿活力的小海龜。

奮力向大海游去的小海龜。圖6 奮力向大海游去的小海龜。

海龜上岸產卵的時間跟潮汐有著很大的關係,牠們幾乎都是利用漲潮的夜晚爬上海灘。凌晨12 點多到2 點,我跟著其中一個看守人員開始巡視海岸,這次沒有收穫,我先回到帳篷裡休息,都還沒入睡,就得到另一組人發現已有海龜上岸的消息。我二話不說隨即起身,就跟著通知我的人在微弱月光下的沙灘上跑了起來,不過在距離海龜還約有200 公尺的時候,我們改成輕聲慢走,以免驚擾到海龜。
這隻母綠蠵龜的運氣不是很好,牠上岸的位置距離成排緊密的樹林太近,所以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位置,在折騰了近一小時的時間後,母綠蠵龜終於放棄,決定先返回大海(圖7)。這時,看守人員才示意我可以打開手電筒拍照。

即將返回大海的母綠蠵龜。圖7 即將返回大海的母綠蠵龜。

儘管,全世界的海龜都已被列為保育類動物,但並不是所有在海龜島公園上岸產卵的海龜,牠的蛋都會被移到孵育場裡。因為島上還有巨蜥(圖8)和大型的蟹類(圖9)等動物,會掠食海龜蛋和稚龜,過度的保護反而危及到島上其他動物的生存。

圓鼻巨蜥又稱水巨蜥,是一擅長游泳的大型爬蟲動物。圖8  圓鼻巨蜥又稱水巨蜥,是一擅長游泳的大型爬蟲動物。

凶狠的圓軸蟹是島上最大型的陸蟹。圖9  凶狠的圓軸蟹是島上最大型的陸蟹。

海龜的生存危機
Libaran 島的海灘散佈著許多塑膠垃圾(圖10),一開始我很納悶這些垃圾是哪邊來的,因為只有三個英國人和我是同一天登島的背包客,顯示會來這島的人不多,且會來這種地方的人絕大多數都是自然生態的愛好者,是不會製造垃圾的,況且有些垃圾看起來已在海上漂流過不少歲月。

隨著潮水而來的垃圾只是海洋垃圾的冰山一角。圖10  隨著潮水而來的垃圾只是海洋垃圾的冰山一角。

下午五點,營地裡的Azies 拿著大塑膠袋,推著推車從我身邊走過,當下直覺他是要去撿垃圾時,我本能的開口說:「I’ll help you」。
撿拾過程裡,Azies 說:「這些垃圾大多都是來自Sandakan 的海上屋。過去,我並不在意這些事情,可是,自從我來到這裡工作後,我的想法改變了,我必須為下一代和這裡的海洋生物著想。所以,每天下午五點到六點是我撿垃圾的時間。」
Azies 的話發人省思,我相信有些對自然環境生態漠不關心的人,是因為他們還沒有機會認識、了解這美麗的大自然,如果我們透過教育或體驗活動讓這些人有機會了解或認識時,他們或許就會跟Azies 有同樣的感受了。
海灘上的垃圾很快就讓垃圾袋滿了,過程中我很擔心會撿到印有繁體字,來自臺灣的垃圾,好在這次沒有看到。隔天,潮汐帶來的塑膠垃圾明顯少了許多,但看在我眼裡,這仍是一件「不合格」的事。
因為我實在不願意見到上岸產卵的海龜,必須先撥開垃圾,才能挖掘沙坑,更不希望野地裡爬出沙坑的小海龜,第一眼看到的世界就是垃圾。這次,我所做的,只是想幫這裡的海龜盡一份極為綿薄的心力而已。
海龜的種類不多,現生有七種,分別為綠蠵龜、赤蠵龜、欖蠵龜、玳瑁、革龜、肯氏龜及平背龜。這些海龜都會以水母為食,水母的身體透明,當牠們漂浮的地方混有透明的塑膠垃圾時,很容易讓海龜誤食到消化系統無法分解的垃圾,這時的海龜們終將步向死亡。另外,廢棄的漁網也是海龜殺手,海龜可能因纏繞造成鰭的壞死(圖11)或因受困無法浮出水面呼吸而溺斃,而這樣的案例其實是層出不窮的。

被救起的海龜,其壞死的前鰭只能割除以求保命圖11  被救起的海龜,其壞死的前鰭只能割除以求保命

海洋垃圾是沒有國界的,我在海洋保護區內,都可以看到這麼多來自保護區外的塑膠垃圾,更何況其他沒有受到保護的地方,一定有更多的人為因素,危及到海龜的生命。

 

臺灣的海洋保護
《生物多樣性公約》和世界永續發展高峰會等重要國際公約組織,根據許多專家的建議,希望在2020 年時,全球海洋至少有10% 的水域被納入海洋保護區的範圍內,並且能有效地管理。可是,目前納入範圍才剛超過2% 而已,進度嚴重落後,我們若想減緩目前海洋資源枯竭的速度,擴大海洋保護區的範圍是刻不容緩的事。
1972 年, 美國制定了《海洋保護、研究和保護區法》(Marine Protection,Research and Sanctuaries Act),時至今日,美國擁有全球十大海洋保護區當中的第二大和第四大。其中第四大的帕帕哈瑙莫夸基亞國家海洋保護區(Papahanaumokuakea Marine National Monument),俗稱夏威夷美列海洋保護區,其所涵蓋的範圍超過臺灣國土面積的10 倍,而且全屬「完全保護區」(fully protected area;除了不允許消耗性之捕撈外,即便是游泳、潛水、船釣等休閒或生態旅遊的利用方式,也都有其規範,以保護這區域豐富的海洋生態。
臺灣對海洋保護區的定義是:「平均高潮線往海洋延伸之一定範圍內,具有特殊自然景觀、重要文化遺產及永續利用之生態資源等,需由法律或其他有效方式進行保護管理之區域。」而這裡所提到的「法律」其實是依據漁業法、國家公園法、野生動物保育法、文化資產保存法、發展觀光條例及104 年2 月4 月正式上路的「海岸管理法」等所延伸出來的規劃。
可惜的是, 臺灣目前雖有這麼多的「法」在「保護」我們的海洋,但成效卻十分不彰,這除了有嚴重的管理問題外,「拼裝」出來的保護方式,也因法令及組織的不完整,並不符真正「海洋保護區」的需要。
儘管目前現況如此,但我們仍冀望透過教育的方式和政府的落實管理,讓臺灣在保護海洋這方面,能跟得上國際的腳步,給下一代更好的生活空間。


陳文德
筆名阿德蝸,屏東縣民生國小教師

 

09/05/2016 11:33

當日人數:1  累積人數:1340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謠言粉碎機:謠聲一變,別被流言嚇...  »»詩詞中的蛙...

 轉寄

相關標籤


推薦連結




留言者 : *
 

E-mail :
 

網址 :
 

文章內容 : *
 

圖形驗證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