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蟑螂為患

文/王正雄

住家蟑螂雖與人類同居百萬年,近世紀發現蟑螂對人類為患多端,住家蟑螂殺蟲劑防治只是治標,理想的防治方法應採綜合防治法。

近年來報章媒體經常報導消費者抱怨,吃麵吃到蟑螂、喝奶茶喝到蟑螂。記者跟隨衛生稽查員前往餐廳、早餐店稽查,現場卻檢查不到蟑螂,跑來問我,我說蟑螂是夜行性,晝伏夜出,大白天當然查不到蟑螂。我建議他用隻手電筒,針對廚房的工作檯、櫥櫃的縫隙、裂縫搜尋,結果真的找到了蟑螂窩了。即使人類今天的文明,不論城鄉,家家戶戶都為蟑螂所苦—「我家也是牠家」。當我們發現蟑螂,拿起拖鞋準備拍打時,馬上被蟑螂腹末的尾毛(cercus)像雷達般的散發電磁波偵知,在0.054 秒內逃之夭夭(圖1),甚至於滑翔飛離,果真是「打不死的蟑螂」。

蟑螂腹末的尾毛(圖片來源:蔡坤憲 攝)。圖1 蟑螂腹末的尾毛(圖片來源:蔡坤憲 攝)。

蟑螂為人類最早的同居者—住家蟑螂生態習性之由來
蟑螂的祖先早在三億兩千萬年前就來到地球,考古學家稱為蜚蠊(蟑螂)紀,而人類大約在兩百萬年前才現身地球。人類在山頂洞人年代,某些種蟑螂誤闖入人類山洞,發現人類山洞冬暖夏涼,又可遮風避雨,而且人類掉落的食物碎屑又香甜可口,於是就定居在人類山洞裡與人類同居。人類白天為了打獵採野果,在山洞忙於進出。蟑螂為了免於白天被人類無意間踐踏,所以演化成「夜行性」,白天則潛伏隱身於山壁之隙縫、裂縫裡,形成今天蟑螂「晝伏夜出」的基本習性。

住家蟑螂為患
住家蟑螂雖與人類同居百萬年,近世紀發現蟑螂對人類為患多端,所以亟需加強防治。
一、 住家蟑螂窩居我家,藏污納垢,污染食物、餐具、環境
「我家也是蟑螂的家」,幾乎沒有那個家不被蟑螂所騷擾。住家蟑螂夜行性,白天窩居於排水溝、糞坑、垃圾堆內,逐污納垢,然後夜間侵入我家廚房,爬到食物、餐具上,污染食物、餐具。
二、住家蟑螂為多種傳染病傳播之病媒
如果蟑螂窩居的糞坑、垃圾堆、下水道受到傳染病病原體污染,蟑螂往來其間,即可能成為病媒,將病原體攜帶傳播開來。例如2002 年SARS 在香港淘大花園社區爆發流行,香港衛生署調查人員,在衛生下水道捕獲之美洲蟑螂(圖2)普遍檢測到SARS 病毒,懷疑下水道內窩居的蟑螂,將SARS 病毒傳播到社區各家戶。

衛生下水道之美洲蟑螂群(圖片來源:王正雄 攝)。圖2  衛生下水道之美洲蟑螂群(圖片來源:王正雄 攝)。

三、住家蟑螂為兒童過敏性氣喘之過敏源
住家蟑螂的皮蛻、肢體、排泄物帶有蟑螂分泌之費洛蒙─蟑螂味,散落居家角落,為特異體質的個體之過敏原,常令人引起過敏症狀;諸如過敏性氣喘、過敏性鼻炎、過敏性角膜炎等等。臺北市政府曾調查臺北市的國小學童,五分之一有過敏性氣喘,疑與住家蟑螂之過敏源有關。

美洲蟑螂與德國蟑螂族群之競爭與消長

全世界經描述命名之蟑螂約有六千多種,大多數仍生活於荒郊野外,保留原有的習性─白天活動,且擅於飛行。而與人類住家環境有關的蟑螂約40 種,稱住家蟑螂(household cockroaches), 晝伏夜出,且僅能滑翔,不擅飛行。臺灣的蟑螂據連日清(1992) 報告有75 種, 其中住家蟑螂有9 種, 最常見的是大型的美洲蟑螂(Periplaneta americana)與嬌小的德國蟑螂(Blattella germanica)。

一、美洲蟑螂

早年臺灣的農業社會,家家戶戶多養豬、養雞鴨,掉落的飼料碎屑誘來排水系統的大型美洲蟑螂(圖3)及其近親澳洲蟑螂(Perpilaneta australasiae, 圖4), 體長約3.5 公分,全身呈美麗光澤之紅褐色,雌蟲產卵於精巧可愛之卵鞘內(約16 粒),並將之隱藏於抽屜、櫥櫃、牆角等之隙縫內,一個月後孵化成若蟲,經十次蛻皮,一年後發育成蟲,一年一代。成蟲沿著排水系統廣布於排水溝、廚房、垃圾堆、廁所糞坑、市場、養雞養豬等畜牧場,為分布最廣之住家蟑螂。但臺灣進入工業社會後,居家環境改善,美洲蟑螂退居於衛生下水道系統、垃圾堆等處。
大型美洲蟑螂(圖片來源:王正雄 攝)。圖3 大型美洲蟑螂(圖片來源:王正雄 攝)。

美洲蟑螂的近親澳洲蟑螂全家福(圖片來源:蔡坤憲 攝)。圖4  美洲蟑螂的近親澳洲蟑螂全家福(圖片來源:蔡坤憲 攝)。

二、德國蟑螂
德國蟑螂(圖5)嬌小玲瓏(約1 公分),性喜溫暖油膩,繁殖能力特強,一個卵鞘有46 個卵,且卵發育期間保護於母蟑螂之產道內,直至孵化若蟲始產下,可免於其他動物之破壞或寄生。初孵化的若蟲白色半透明(圖6),經七次蛻皮,三個月長成,一年四代。賴鎮棋等稱1970 年代臺北市衛生局曾偶爾發現於餐廳廚房,但隨著國民生活習慣之改變,外食人口增加,偏好香馨美食,以致餐飲業林立,提供德國蟑螂孳生繁殖養分,營造德國蟑螂族群競爭優勢潛能;現在德國蟑螂在臺灣各個公共場所,已呈獨占式的分布,成為食品衛生之盲點。甚至於一般公共場所及附近住家亦受波及,防治不得其法,「我家也是牠家」,深感困擾。

德國蟑螂全家福(圖片來源:王翊淳 攝)。圖5 德國蟑螂全家福(圖片來源:王翊淳 攝)。

德國蟑螂初孵化的若蟲白色半透明(圖片來源:王翊淳 攝)。圖6 德國蟑螂初孵化的若蟲白色半透明(圖片來源:王翊淳 攝)。

殺蟲劑打不死的蟑螂
—蟑螂之體構與蟑螂藥劑防治當人類發現徘徊排水溝、糞坑、垃圾堆的住家蟑螂,會利用夜間人類睡覺時段竊取食物,甚至於留下令人作嘔的蟑螂味道和被污染的食物,於是開始追打蟑螂,進而在食物內添加硼酸製成毒餌,以誘殺防治蟑螂。但硼酸毒餌藥效緩慢,殺蟲劑發明上市以後,遂改用殺蟲劑防治。
時下蟑螂為患最猖獗的食品作業場所住家蟑螂之防治,多採殺蟲劑噴灑,雖可迅速消滅蟑螂,但廚房高溫,殺蟲劑容易降解,蟑螂因觸殺的藥劑濃度、劑量不足,常衍生抗藥性,噴藥後仍有大半蟑螂不死,繼續繁衍,徒增防治之困擾,為蟑螂防治最感棘手者。
蟑螂在地球上歷經億萬年之生存競爭與自然淘汰,練就了一身殺蟲劑不入的武功,徒增藥劑噴灑防治之困難度。檢視蟑螂表皮下之真皮,具有油脂腺,能分泌一種油蠟狀的分泌物,在幾丁質外骨骼上結成可以溜水之固結層(cement layer)及蠟質層(wax layer),賦予蟑螂蟲體在排水溝、糞坑不被淹死的本能。當我們用殺蟲劑直接噴灑防治蟑螂時,此固結層亦會將殺蟲劑從表皮溜掉,藥劑無法進入蟲體。因此,我們住家蟑螂防治多改用殘效噴灑。殺蟲劑殘效噴灑,係將殺蟲劑噴灑在牆壁、地板表面,使之形成藥膜。當蟑螂爬過藥膜,藥劑係由足端細微的爪間體、懸墊(圖7)以及腹部的節間膜滲透進去,其量甚微。踩過藥膜的蟑螂因藥劑量不足,受傷未死,遂衍生耐藥容忍性,其後代即產生抗藥性。另由於廚房高溫,噴灑的藥劑容易降解,殘效不佳;在廚房高溫下,即使微量藥劑進入蟲體亦被迅速代謝排除,尤其是合成除蟲菊精類殺蟲劑。蟑螂接觸的藥劑量不足或快速排除,蟑螂族群逐漸產生容忍性,終衍生抗藥性,形成「打不死的蟑螂」。

美洲蟑螂的爪間體─懸墊(圖片來源:蔡坤憲 攝)。圖7  美洲蟑螂的爪間體─懸墊(圖片來源:蔡坤憲 攝)。

蟑螂毒餌防治的復現
—蟑螂餌膠毒餌防治法美國害蟲防制協會(National Pest Control Association, NPCA, 1961)首倡蟑螂餌膠毒餌防治(圖8),先研究各種住家蟑螂之食性,然後添加比較低毒安全之殺蟲劑及凝膠,製成膠狀毒餌,填裝入注射筒,利用注射筒前端之細管,將蟑螂餌膠深入灌注到蟑螂窩,讓棲身其內之蟑螂家族,睡醒後即可有美食享用。1988 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開始推廣使用蟑螂餌膠代替殺蟲劑噴灑防治蟑螂,十年後統計發現,1999 年度有關蟑螂污染飲食物之通報案例,僅為1988 年之6.9%。於是利用蟑螂餌膠搭配環境管理以防治蟑螂之方法風行歐美,臺灣亦引進推廣。

蟑螂餌膠毒餌防治(圖片來源:王正雄 攝)。

圖8 蟑螂餌膠毒餌防治(圖片來源:王正雄 攝)。.

利用蟑螂餌膠毒餌防治住家蟑螂,取代殺蟲劑殘效噴灑,具有如下之優點:(1)毒餌具專一性,除了蟑螂以外,其他動物不會前來取食,不會損及天敵,少污染,較環保。(2) 毒餌沒有乳化劑、有機溶劑等副成分,蟑螂比較不會有忌避性。(3) 毒餌之殺蟲劑經由蟑螂消化道吸收,較足趾表皮接觸更容易吸收。(4) 毒餌之殺蟲劑成分如選擇具有第二次中毒者,則未完全消化之藥劑,留存糞便內,利用蟑螂之食糞性,可以引起其他蟑螂之二次中毒,而導致所謂「連鎖殺蟑」之滅巢效果。

住家蟑螂病媒防治綜合防治法

住家蟑螂殺蟲劑防治只是治標,理想的防治方法應採綜合防治法(integrated pest management, IPM)如下:

一、不要引蟑螂入室

住家蟑螂的入侵,都是我們無意間把蟑螂或蟑螂卵鞘帶進來的。因此,所有搬進住家的家具、包裹、貨物、皮箱、書冊、瓦楞紙、紙盒、飲食罐頭,甚至於瓦斯桶都可能夾帶蟑螂或蟑螂卵鞘,都要詳細檢查清除。此外,蟑螂亦常經由排水系統入侵室內,所以廚房水槽、浴室、盥洗盆之排水孔,不排水時要保持密蓋,或安裝防蟑排水孔。所有電線管、水管、排水管穿牆之縫隙要妥為密封。

二、不要讓蟑螂吃喝

蟑螂需要有適當的食物、飲水及棲所,始可維持生存。因此蟑螂防治的第二步應先以環境衛生的方法,限制蟑螂的生存條件。即食物要密閉收存;打烊時餐廳、廚房飲食物要澈底收拾乾淨;客人吃過的剩菜、殘渣要當天清理; 碗盤、餐具、廚具要當天澈底清洗乾淨;工作檯、櫥櫃、地板當天洗滌擦乾;垃圾、廚餘當天清除處理,不要留在廚房過夜;垃圾、廚餘清理後,地面要刷洗乾淨。廚房炒菜之油煙常在天花板、牆壁上凝結成油滴,亦淪為德國蟑螂之美食,要定期刷洗。蟑螂為雜食性,幾乎無所不吃,所以要把所有的有機物澈底收拾乾淨,讓蟑螂找不到食物、飲水可以吃喝。

三、不要讓蟑螂住

蟑螂有夜行性,晝伏夜出,都棲身於牆壁、櫥櫃、工作檯、踢腳板、天花板、電器設施等之隙裂縫裡;這些隙裂縫可用矽膠、水泥封固,讓蟑螂無處躲藏。

四、適度的使用殺蟲劑

住家蟑螂防治以環境管理為主,殺蟲劑使用為輔。

五、清理戰場

德國蟑螂常有群居性,蟑螂防治後,於其棲息處常留下蟲屍、糞便、皮蛻等,仍會散發出群聚費洛蒙(aggregation pheromone),會再誘引外面蟑螂進來。所以蟑螂防治後,要澈底清理環境,用吸塵器吸除蟑螂屍體、糞便、皮蛻、卵鞘,以絕後患。

結論

臺灣不論城鄉都有住家蟑螂的困擾—「我家也是牠家」。鄉村多仍保持農村社會大型的美洲蟑螂。城市則以小型的德國蟑螂最為普遍常見,而美洲蟑螂則遁居到市區的排水溝及衛生下水道。蟑螂防治應採綜合防治法,以環境妥善管理為主,再適度的使用殺蟲劑。殺蟲劑的使用,近年來盛行蟑螂餌膠的滅巢防治。

參考文獻

1. Cornwell P.B. (1976) The Cockroach, Insecticides and Cockroach Control.Associated Business Programmes. London.

2. 賴鎮棋、王正雄、蕭東銘(1975)臺北市蟑螂生態及防治試驗報告。臺北市政府衛生局。

3. 王正雄、楊平世(1985)三億歲的老前輩─蟑螂。漢聲小百科─六月的故事,77-79。

4. 連日清(1992)臺灣蜚蠊名彙及有關文獻目錄。中華寄生蟲學雜誌,5:31-38。

5. 王正雄(2004)住家蟑螂生物學與防治(增修版)。中華環境有害生物管理協會,392 頁。

 

王正雄

國立陽明大學環境及職業衛生研究所、臺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系兼任副教授

08/12/2016 15:25

當日人數:1  累積人數:1340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科學讀書會」導讀《改變歷史的元...  »»「蠅」在起跑點—漫談家居蠅類...

 轉寄

相關標籤


推薦連結




留言者 : *
 

E-mail :
 

網址 :
 

文章內容 : *
 

圖形驗證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