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 運動在臺灣

文.圖/鄭鴻旗

Maker的意涵

「動手做東西,將相關資訊與大家共享的人。」《Make 雜誌》創辦人戴爾‧ 多爾蒂(Dale Dougherty;見圖1)在談論Maker 運動的意義及本質如此回答。Maker 在中國被稱為「創客」,在臺灣則被稱為「自造者」。這名詞不僅僅只是像過往描述動手做的人,而在今日科技平民化、社群交流平台密集交流下,此一名詞所背負的意義更加複雜,是發自內心的喜愛與運用科技來動手完成各種專題或計畫,也帶有樂於與其他人合作以及分享的意義。

《 Make 雜誌》創辦人戴爾 ‧ 多爾蒂先生來臺演講圖 1 《 Make 雜誌》創辦人戴爾 ‧ 多爾蒂先生來臺演講。( 照片來源: Scott Beale/Laughing Squid, laughingsquid.com)

所以在討論Maker 的同時,也時常與Open source、社群等關鍵字聯繫在一起,因為這幾個元素都是讓整個運動日益茁壯的關鍵。Open source 涵蓋軟體、硬體與心態,概略地說是將自己所製作的計畫中的一切公開透明化,例如程式碼、電路圖、3D 檔案、各種材料等,如果計畫是有趣的並且採用Open source 的方式與全世界分享,就會吸引人們一起參與,形成一個緊密的社群,以充滿熱情的態度去交流討論,持續改進這計畫的種種並且變得更好。以這樣過程所發展的開源知名計畫包含有Arduino 與3D 印表機計畫Reprap 等,前者減少了程式的難度,並且讓擁有這塊Arduino 板子( 圖2) 的藝術家或是設計師們用此創作出非常有趣的科技作品,讓大眾感受到科技跨領域結合的多種意義,進而導入學校的教育體制之內,成為翻轉教室的契機之一。後者則是掀起了桌上型3D 印表機進入民間的浪潮,甚至有啟動第三次工業革命的說法,讓這數位加工工具已經不像過往只侷限在於大公司或是研究單位內,就像過去的電腦發展,量增則質變而產生更多的創意運用。

Arduino 創辦人之一David Cuartielles(中)於2011 年來臺演講,並與臺灣的教授們交流。右下子圖為David 贈送的板子圖2  Arduino 創辦人之一David Cuartielles(中)於2011 年來臺演講,並與臺灣的教授們交流。右下子圖為David 贈送的板子。

Maker運動的源起

從 2005 年開始發行的《Make 雜誌》,內容有包羅萬象的動手做教學圖3 從 2005 年開始發行的《Make 雜誌》,內容有包羅萬象的動手做教學

 回顧國外Maker 運動的興起,其中的發展與《Make 雜誌》(圖3)關係非常密切,雜誌是從2005 年開始發行,內容關於各種動手做的計畫分享,然後隔年在舊金山舉辦了Maker Faire 的活動,強化了在雜誌、網路平台上所缺乏的真實互動部分,讓Maker 們能夠在這活動中相遇,以面對面的方式交流自己親手製作的作品,而社群中的溫度也藉此機會從網路空間傳遞到實體空間。這節慶活動的效益增進了各種科技的進展,強化民眾對於科學與製作能力,也稍稍補充了美國學校對於實作課程的不足。因此活動日益熱絡,開始在美國不同城市舉辦,甚至變成不可阻擋的熱潮,進而大規模延伸到了全世界的不同城市。近年美國政府也看到Maker 運動的熱情與未來的可能性,因為在某種程度上政府認為這有可能是過往車庫創業文化再興起的基石(圖4),就像當年蘋果公司的崛起一樣,所以他們著眼於國家政策的規劃,並且想改變對中國的製造依賴,開始以帶頭示範的方式鼓吹Maker 運動。例如在2014 年六月,在白宮舉辦Maker Faire 或是歐巴馬總統親自嘗試人像的3D 掃描與列印,以及試著學寫程式。這些行為對於美國的Maker 運動有所助益,讓更多人了解這趨勢與政府的政策方向。

 《Make 雜誌》創辦人戴爾‧ 多爾蒂解釋美國的車庫文化與Maker 的關聯。圖4 《Make 雜誌》創辦人戴爾‧ 多爾蒂解釋美國的車庫文化與Maker 的關聯。

 然而《 Make 雜誌》與 Maker Faire對於Maker 運動的最大影響,是讓這運動浮上檯面並且讓更多普羅大眾知道。因為在過去Maker 就已經存在,卻是長期處於非主流的狀態,因此在不同的時間點有不同的名稱,一開始是被稱為Hobby、DIY(Do It Yourself)愛好者,後來科技、網路的普及讓分享、合作變得更容易,不再只是自己一個人因興趣動手製作,進而合作變成了DIWO(Do It With Others)狀態(圖5),到了近年Maker 運動興起後,才以Maker 稱呼。

過去的Maker 被稱為DIY 愛好者,是自己一個人動手做,但是今日的交流平台眾多,DIWO 一起動手做興盛,是今日Maker 的重要精神之一。圖5  過去的Maker 被稱為DIY 愛好者,是自己一個人動手做,但是今日的交流平台眾多,DIWO 一起動手做興盛,是今日Maker 的重要精神之一。

Maker 本來就存在於我們生活之中,只是我們忽略了我們天生就是,所以戴爾‧ 多爾蒂才會在 TED 演講中,以We are makers 為題說明我們為何天生就是Maker(圖6)。

身為人都有自己的夢想,想要把它完成的慾望,所以我們天生就是Maker!圖6  身為人都有自己的夢想,想要把它完成的慾望,所以我們天生就是Maker!

臺灣的Maker運動

看待 Maker 運動在臺灣的發展,也許可以從中文版《 Make 雜誌》發行,並且在花博辦了第零屆Maker Faire Taipei有明顯的紀錄開始觀察。個人認為臺灣的Maker 族群不是由國外傳入臺灣,而是在臺灣這片土地上本來就有了。我們可以從過往的中華商場、光華商場興起或是無線電、音響、遙控飛機等愛好者族群故事與照片,感受到喜愛動手做的氛圍,以及在臺灣經濟起飛的年代,許多我們爸媽那一輩的創業家在臺北市後火車站一帶的太原路、打鐵街的協助下,把腦中的創意完成原型產品就飛往世界各地推銷做生意。只是這方面的紀錄資料很少,大多是透過一些前輩的口述才能勾勒出當時的景象,在當時沒有網路的狀態下,這些前輩們用自己的方法交流與製作(圖7)。

打鐵街一景,打鐵街是臺北市後火車站的金屬加工聚落,是過去Maker 前輩會光顧的地方。圖7  打鐵街一景,打鐵街是臺北市後火車站的金屬加工聚落,是過去Maker 前輩會光顧的地方。

另外在2014 年遇到來自日本的商業公司、韓國的文化研究單位人員來訪,想要研究臺灣的Maker 環境與文化,這對我是相當特別的經驗,因為別的國家看到我們一直視而不見的地方,而這些臺灣已經存在的部分卻有可能影響未來的可能。然而如果想要提出對於大眾來說比較有印象的Maker 的活動範例,應該是cd-pro2 音響套件事件,因為在當時一位喜歡製作音響的Maker 買不到套件,憤而把熱門電影《無間道》改編,上網分享以抒發自己的心情,因為改編得實在太好笑,造成非常多人看過與分享。這件事情可以容易理解當時動手製作音響的盛況,以及在 cd-pro2音響套件製作者自己完成自己的樂趣與需要,並且透過網路販售套件給其他需要的朋友的小型Maker 計畫商業化模型,在今日還是可以在youtube 上找到這些影片紀錄,一窺當年的情況。
在中文版《Make 雜誌》在臺灣發行後,從臺北開始慢慢有提供一般或是數位加工工具使用的空間出現,例如Fablab Taipei、Fablab Dynamic、Makerbar、未來產房,或是在臺北之外的臺中享實作樂、臺南的Fablab Tainan成立,這些空間各自有不同的目標與經營方式,有的注重於數位加工工具的推廣,有的是與創業結合提供加速器的功能,而眾多空間的成立確實為臺灣帶起風氣並且鼓舞更多人參與這場Maker 運動,甚至我們認為已經退休的前輩們也在其中。不管是繼續動手做自己的計畫或是在Maker 的空間和社群傳承經驗與知識,在國內或國外,前輩一直是Maker 運動中非常重要的角色。然而在這些空間成立之前就已經有Openlab.Taipei 社群於2009 年在寶藏巖國際藝術村裡經營這樣的 Maker 空間,只是在當時的他們透過空間去推廣使用自由軟體來從事藝術創作,並不知道正在做的事情是屬於Maker 運動的一部分。
在空間逐漸形成之外,也包含眾人的紀錄分享與報導,才有可能在這幾年內讓運動在臺灣更加熱絡。2014 年的各種媒體頻繁報導,從創業到教育的翻轉領域都能見到Maker 議題的蹤影,但是就長期追蹤並且報導在臺灣的Maker運動來說,就屬黃雅信小姐的文字專欄最早並且堅持深度書寫至今。從另一方面來看,能有臺灣Maker 故事被書寫出來,這代表著Maker 社群活動非常多,從Facebook 上的各式各樣的Maker 相關社團林立就可以感受到這股能量,不只是在社團的線上討論,也會常常看到自發性的聚會活動定期發生,例如週三來碗Arduino 的晚上聚會(圖8)。
位於寶藏巖國際藝術村的口丁空間,在每週三晚上都會有固定聚會,大家帶自己的計畫前來分享,或是有其他計畫一起動手做。圖8 位於寶藏巖國際藝術村的口丁空間,在每週三晚上都會有固定聚會,大家帶自己的計畫前來分享,或是有其他計畫一起動手做。

另外我們普遍認為Maker 運動是從美國開始,但是關於Maker 運動的紀錄影片計畫,卻是來自臺灣的楊育修、蔡牧民和賴佩芸等人完成拍攝,在今年完成後受各地邀請公開放映,讓整個世界更清楚Maker 運動至今的故事脈絡,而這部紀錄片透過Kickstarter 大眾集資平台獲得拍片經費,然後得以完成拍片,對我而言是在應證Maker 實踐計畫成功必備的要件,就是誠實分享你發自內心熱情想要做的事情,讓所做的事情公開有趣,並且透過社群的力量一起完成計畫(圖9)。

Maker 紀錄片製作團隊。圖9 Maker 紀錄片製作團隊。

臺灣Maker運動的未來

臺灣的Maker 運動剛起來還年輕,或是說動手製作與從做中學、學中做的風氣才剛起來,這也代表著屬於我們還有更多故事可書寫。就中國Maker 運動中代表性的人物Seeed Studio 創辦人潘昊近日來臺灣的觀察,他非常羨慕可以看到多樣的製作出現,而不是像深圳現在一樣為了賺錢,大量、快速製造出相似的東西。所以對他而言Maker 應該是融入在生活之中,因為自己的樂趣發自內心去動手完成,也認為創客與創業應該有所分開才能保持初心。
因此我相信在臺灣Maker 相關的空間與社群,會因為充滿活力的Maker 們熱情投入,屬於在地的Maker 文化會越來越有趣與多元,也因為過往的前輩們努力所留下資源與環境,我們已擁有更高的實踐可能性,有更有趣的Maker 故事可以流傳。所以在實踐自己的計畫的同時,可以留心去觀察自己的生活周遭的Maker 資源與故事,因為這些豐富的資產一直在我們的生活之中,就如同我們天生就是Maker(圖10)。
Maker 在民間,在我們生活四周都有動手製作的風景。圖為本文作者在臺南藝術大學演講完去吃晚餐時所拍攝的街景一角。圖10  Maker 在民間,在我們生活四周都有動手製作的風景。圖為本文作者在臺南藝術大學演講完去吃晚餐時所拍攝的街景一角。

參考資料

  1. http://www.ted.com/talks/dale_dougherty_we_are_makers
  2. http://makerthemovie.com/chinese/
  3. http://innomambo.com/2014/04/top-9-makerspaces-in-taiwan/

 

鄭鴻旗 Openlab.Taipei 共同創辦人

02/17/2015 15:10

當日人數:1  累積人數:2216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擋不住的程式設計學習潮流...  »»玩玩具,學科學:玩具背後的科學原...

 轉寄

相關標籤


推薦連結




留言者 : *
 

E-mail :
 

網址 :
 

文章內容 : *
 

圖形驗證碼 : *